学院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观点 | 王凌光、梁亚伦:浅谈数据经纪人制度

发布日期:2022-09-01   点击量: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2022年8月31日第125期


8月10日,全国首份区县级(海珠)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发布会暨首批数据经纪人授牌仪式举行,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三家数据经纪人企业分别发布数据产品和服务目录,并就首个试点落地项目与数据产品供给方、数据产品需求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持牌上岗”。

此前,经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批准同意,海珠区于今年5月23日率先推出全国首批数据经纪人名单,明确数据经纪人的定义、类型及职责,广东电网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广州金控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唯品会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入选。而同样作为广东省数据经纪人6个试点区之一的佛山市顺德区,也在6月15日由顺德区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授权,广东德信行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广东美云智数科技有限公司成为佛山市第一批数据经纪人。


探索中的数据经纪人管理制度

2021年7月,《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印发,提出探索建立“首席数据官”“数据经纪人”制度等,并给予数据经纪人明确定义,数据经纪人是指在政府的监管下具备开展数据经纪活动资质的机构。同年12月,《广州市海珠区数据经纪人试点工作方案》发布,明确数据经纪人试点的具体工作思路、主要任务和保障措施。今年1月,《深圳市建设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城市实施方案》提出,“要建立数据可信流通的中介机制,构建‘高效运行、保障安全、协同监管、公平交易’的数据经纪人体系”,并致力于依此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数据安全有序流通。今年4月,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2022年广东省数字经济工作要点》,提出“推动数据经纪人试点,规范开展数据要素市场流通中介服务,探索建立数据经纪人管理制度。”

与之类似,上海数据交易所在2021年推出“数商”概念,涉及数据交易主体,数据合规咨询,质量评估,资产评估、交付等多领域。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也提出类似数字经济中介服务商概念,并率先实践建设包括“数据收集、治理、加工、确权、评估、定价、交易、审计、资产证券化等新型数据要素服务商”在内的数字经济中介产业体系。贵州省贵阳市大数据交易所则在全国范围内首发数据交易规则,提出将在数据经纪、合规认证、资产评估、安全评估、人才培训等方面培育一批与“海珠模式”数据经纪人异曲同工的“数据中介”。

和上海的“数商”相比,“海珠模式”下的数据经纪人,既拥有涵盖场内交易和场外交易双空间的更广阔的服务范围,又拥有更具针对性的服务内容,是数据交易撮合者,而不作为数据提供方,更不是数据交易平台的组成部分,在独立性和自主性上更具特色。


优化数据要素市场配置的关键角色

数据经纪人是推动数据交易市场良性发展,提升优化数据要素市场配置的关键角色。海珠区根据数据经纪人自身基础及业务范围,将其划分为技术赋能型、数据赋能型、受托行权型,其主要职责包括:受托行权,即数据拥有者可以授权数据经纪人行使权利;风险控制,在数据流通交易过程中起到中介担保作用;价值挖掘,挖掘数据要素价值,充当数据价值发现者、数据交易组织者、交易公平保障者、交易主体权益维护者等。换言之,数据经纪人是数据供需匹配“撮合者”、数据流通交易“中介者”、数据权益冲突“化解者”。此外,数据经纪人还肩负着打通数据交易壁垒、建立安全高效的交易体系、充分挖掘数据价值潜力等使命。

笔者认为,数据经纪人未来需重点在以下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其一,不断推动解决数据要素市场长期存在的供需信息难以匹配对称的问题。数据经纪人在双方交易中发挥的中介作用将卓有成效地实现信息撮合,并在此基础上发掘新的用户需求,促成更多数据交易发生。其二,助力监管机构和各方力量破解数据交易过程中的监管困境。数据经纪人作为第三方介入数据交易,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监管机构在人力、物力和信息上的不足。其三,应尽力消弭与破解数据要素跨境流通过程中制度差异带来的障碍,增强我国企业在全球数据要素市场中的竞争力。数据经纪人通过为跨境数据交易者提供数据脱敏、数据合规等方面的专业服务参与数据跨境交易活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数据跨区域流通难题。


数据经纪人发展离不开监管创新

当前,海珠区已建立起数据经纪人的一整套制度方案,指导试点企业开展制度实践探索工作,通过设立“规定动作”(优先在电力、金融、电子商务等社会数据丰富的重点领域进行试点)和“自选动作”(根据各领域特色科学有序地探索数据经纪业务),引入“监管沙盒”,以“慎监管、重引导、抓责任”为主线,对数据经纪人进行“充分指导”,为数字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提供支持,为形成全国范围内数据经纪活动监管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打下坚实基础。

对监管部门而言,形成数据经纪人制度未来仍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比如怎样打通首席数据官、数据经纪人、“数据生产要素统计核算”等创新型制度之间的良性互动,如何平衡数据经纪人体系下个人权利与数据价值的位阶冲突,如何解决数据经纪人企业人才短缺等问题,都需要地方政府充分考量并予以回应。对于入选的试点数据经纪人企业而言,能否充分认识到其在数据交易全流程中的定位与作用,能否深刻认识大数据隐私的负面效力并恪守职业规范等,都值得探讨。相信在各类市场主体和监管机构共同努力下,数据经纪人将为数据要素市场流通以及数字经济社会建设贡献独特且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长于大街11号 邮编:102488 联系我们